论坛
手机浏览
返回顶部
蜂鸟摄影论坛> 主题摄影交流区 > 宠物摄影 > 正文 手机查看

讲述人与狗的故事

2586 浏览 5 回帖
关闭 您还没有绑定微信,绑定微信后可以订阅论坛相关通知~ 马上绑定
绑定微信
请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楼主
  • 0xingwen 新会员 虚线
  • 积分:3 经验值:30 帖子:3 精华:暂无 相册:暂无 粉丝:0 地区:暂无 注册日期:2004-11-23
0铜羽一级
1 2005-08-25 20:49:08
0

大黄、二黄和我的故事

大黄和二黄是我最早养的两条狼狗,也是我人生中留下的一段怎么也磨不去的记忆。
(一)
那是在七十年代末的一个春天,我刚刚从军校毕业,被分配到南方山沟的一个通信连队当技师。为了体现重视,我被安排到炊事班做饭,进行挂职锻炼。那是一个男女混编的连队,主要的任务就是通信训练和战备值班。营房依山而建,坐落在小山坡上,坡下就是进山的公路和一条蜿蜒曲折的溪流。四周都是长满树林的大山,漫山遍野的映山红点缀着宁静,衬托着生气。
去了没几天,连队文书就告诉我,说营部的大黄狗下了一窝小狗,问要不要。征得连长的同意,文书兴高采烈地给我抱回来两只黄毛茸茸的小家伙。于是在我的床下用破纸箱和碎布片搭了个窝,又在门外走廊上铺了一块儿麻袋片,权当两个小家伙的玩耍场所。就这样,开始了大黄、二黄、我和连队的新生活。
那时是个物质和生活贫乏的年代。刚断奶的大黄和二黄,就靠每天给它们特意留出的米汤、米饭和馒头,慢慢地长大了。自从两个小家伙来到连队,也给战友们带来了欢乐。稍有闲暇,都争先恐后地来到门前,看它们玩耍嬉戏。喜欢狗的,就带着它们漫山遍野地撒欢嬉闹。更有些女同胞,把家里寄来的零食,省下几口留给它们。一到晚上,两个小家伙就依偎在我的身边,一声不吭地聆听大家围坐在炭火盆旁开会、学习,全神贯注地看着大家在一起打牌、嬉笑和谈唠家常。每晚熄灯哨一响,两个小家伙就自动跑到我的床前亲热一番,然后钻到床下窝里睡觉了。战友们看到俩狗对我另有一番感情,从此我就有了一个绰号--狗爸爸。
三个月过后,大黄和二黄都长成了半大狗,睡觉的窝也从我的床下挪到了门外走廊上。那时连队值班是在山里的坑道里,从营房到坑道有七、八里路。要走公路、绕小路,然后爬山坡、过草丛,最后进山林,才到坑道口。白天走还没什么,到晚上换班就麻烦了,胆小的还真不敢走。所以,每次换班都是统一组织。若是光有女同胞值班,肯定都要安排男同志接送。我带大黄和二黄到坑道去了几次,每次都让它们在坑道口等我。就这样,它们担当起了夜里护送的任务。每当夜里和清晨换班,只要喊一声“换班走了”,俩小家伙马上激灵地爬起来,跑前应后地跟着换班的战友走了。然后在坑道口等着,再跟下班的人员回来。连长高兴地说:“这两个家伙没白吃咱连的饭,还真管用了”。连里男同胞说:“有了这俩家伙,我们可以睡个囫囵觉了”。女同胞说:“有了它们,我们夜里走路不害怕和寂寞了!”
(二)
半年过去了,大黄和二黄都长成了大狼狗。跑起来就像两只射出的箭,坐在那儿就是摆在门口的两尊门神。当然,从此连队安排的游动岗哨,也就都改成了坐岗了。
大黄和二黄跟我还是形影不离。我烧火做饭,它们就围着我跑前跑后;我们上山拾柴,它们就跟着爬山钻林;我若是晚上起来到半山坡的厕所方便,俩家伙肯定也得跟着我寸步不离。我呢,也经常绕过班长的眼睛,在买来的鲜肉上偷偷开刀,顺下两片丢到灶火里,然后慰劳我的俩朋友。这俩家伙带来欢乐同时,也会带来麻烦和烦恼。
一天早上,一个女同胞站在院里嚷嚷,“谁把我昨晚洗的内衣收走了”?“谁把我刷的鞋拿错了”?这可是大问题!中午连长开饭前郑重地讲了此事,要求各班排调查。最后结果可能大家猜到了,在我的床下搜出了“赃物”,也只好承担起管教不严的责任。我拿着它们叼来的鞋,狠很抽打了这两个惹事的家伙。它们就好像做错事的孩子,夹着尾巴低着头,竟然一声没吭。从此,连队再也没有发生这样的“事件”。
还有一件让人想起来忍俊不禁的事。我们连里的伙房,也就是我工作的地方,是依营房立起几根木柱,里外用树条编网搭起来的。一天半夜,大黄和二黄围着伙房里里外外跑,还不时大声地叫,闹得整个连里人都没睡好觉,一连几天。连长给我下令了,再叫就要吃肉了!
晚上我只好陪着这俩家伙了,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熄灯之后,我手拿南方生活必备的三宝(手电筒、雨伞和雨靴)的手电筒,拎着马扎,来到伙房门口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。大黄和二黄则一左一右卧在我的身旁。山风跃过树林,穿过房间弄堂,掀起几丝凉意。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,突然大黄和二黄和二黄竖起了耳朵,做出随时出击的样子。我也感到伙房里好像有些异样,嗦,嗦嗦......,大黄和二黄低吼一声争先恐后地冲进伙房。接着伙房里桌凳盆勺撞击声、两只狗的吠叫声从伙房中传出。一会儿,声响渐渐小了些,最后在凄惨的吱吱声中停息下来。大黄和二黄从伙房里悠闲地走出来,每个嘴里叼着一只尺来长的大耗子!它们摇着扫帚般的大尾巴,得意地来到我面前,把老鼠扔在地上摆来弄去。我看得直紧张,直冲它们摆手,“赶快弄走,快弄走!”大黄和二黄不解地望着我,悻悻地叼起老鼠走了(直到后来才知道,它们把抓来的老鼠吃了)。
此事不胫而走,全营都知道我们连里的两条狗会捉老鼠,连长也高兴地直咧咧,“都说狗抓耗子多管闲事,我可是真见到了。这可是正事!”我们连周围渐渐地老鼠就绝迹了。有时候其他连的同志还过来,让大黄和二黄去帮忙呢!多年之后有战友告诉我,至今我们连住的那片地方老鼠还是很少见。
(三)
时光荏苒,转眼南方的金秋不期而至。大黄、二黄、我在连队愉快地生活和工作着,也和战友们相处得十分和谐和融洽。我们都成为这个集体的一员,也都乐此不疲地各自忙碌着... ...
一天,连长把我叫到办公室,对我说:“刚刚接到营部通知,让你去机关工作。你准备准备明天去报到吧。顺便把工作和大黄、二黄的事跟班里交代一下。”听到这个通知,我是既高兴又担心。高兴的是我在连队炊事班挂职锻炼的日子终于结束了。担心的是我走了,大黄和二黄怎么办?
午饭后,班长对我说,“下午开个班务会吧。晚饭你不要做了,收拾收拾东西,陪陪你那俩闺女!”会上,大家互相说了些勉励的话,依依难舍之情溢于难表。大黄和二黄照例参加了班务会,也是一边一个蹲在我的身旁。听着我们说话,看看这个,瞄瞄那位,仿佛也感到了一些什么。散会后,我带着大黄和二黄爬上了附近最高的山。山顶上秋风习习,林音瑟瑟,我坐在草地上,看着大黄和二黄在林间空地上撒欢、追逐着,心里涌动着阵阵酸楚。虽然班里同志们都说了,要向我那样对待大黄和二黄,有啥事都告诉我,但一旦要分开,还真的舍不得。当然,我也对它们唠叨了许多废话,它们能懂吗?
第二天早饭后,大黄和二黄一直被绳子牵着,跟战友们一直把我送到出山的拐弯处。我走了,直到很远,还听见大黄和二黄在吠在叫。到了机关报到后,就开始了我的机关生活,与原来的连队大约有十几里地的路程。
一周后,我回连队去过星期天。一到连队的山脚下,就看见大黄和二黄从山坡上边叫着边飞奔下来。转啊,跳啊,扑啊,叫啊,可以说是我们一路“滚”到了连队。战友们告诉我,你走后,大黄、二黄有两天都不吃不喝,就蹲在门口张望,这几天刚缓过劲来。我心里一热,抚摸着大黄和二黄,直表歉意。这一天,大黄、二黄和我在连队周围的山林中“野”了一天。晚饭后我要回去了,战友们送到门口,大黄和二黄默默地跟着我,为我送行。在夕阳的余辉中,山沟中分外宁静,只有我的脚步声和大黄、二黄前后走动声。两只狗一反往常的欢快,默默地走着。到了山口转弯处,我停下脚步,蹲了下来,它们也蹲坐在我的面前。我抚摸着它们的头说:“回去吧,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。”它们低头不语。我紧紧抱住它们说:“回去吧,好好听话!”它们用嘴,用舌头,舔我的脸颊、脖颈和胳膊,日、让我浑身酸滋滋的。转过山弯的时候,我远远看到它们还蹲坐在那里。
机关工作比较忙,我回连队的时间也间隔越来越长,转眼到了来年夏天。这期间连队也发生了许多变化,连里领导有的转业,有的调离了。炊事班里班长和另外两个同志复员回家了。一天中午,连里炊事班的同志打来电话,急切地叫我回连去一趟,说二黄病了。我没顾得上请假,就跑回了连队。这一次大黄和二黄没有像往常一样,跑下山来迎接我,心里一紧。到了连队,我看到二黄爬在走廊,头肿得有小脸盆那么大,浑身不住地哆嗦,嘴里发出声声哀鸣。大黄静静地伏在二黄身旁,时不时地用舌头为二黄梳理皮毛。我蹲下身来,轻声问了一声:“怎么了?”大黄站起来,冲我摇了摇尾巴。二黄也想站起来,但努力了几次,没有起来。
连里同志告诉我,炊事班人员变化之后,对狗的照顾就疏忽了,经常忘了喂它们。还有新来的领导怕狗,经常打骂它们。由于吃不饱,两条狗就只得经常自己解决温饱了。它们不是与连队养的猪一起就餐,就是自己到山上自己觅食。这次是在山上抓蛇吃,不小心被蛇咬到头了。并告诉我,连里卫生员已请营里医生为其打了蛇毒清,一两天就没事了。
看到二黄难受的样子,也禁不住鼻子阵阵酸楚。它们的眼神里,充满的是哀怨,是无助,还是什么?我流泪了。就这样,我与它们在沉默中呆了一下午。我掏钱让战友们买来几包饼干和几听午餐肉,留给大黄和二黄。我走的时候,大黄起身把我送到门口,二黄只是哼了几声,它们没有送我。
第三天,连里同志告诉我,二黄基本上好了。我心里算是安心一点儿。我回去几次,我总感觉大黄、二黄与原来不同了。没有了过去的欢快,多了几分忧伤;没有了对人的热情,多了些孤独。对我的到来虽然还能亲热几下,但在我走的时候,就只送我到门口,看着我走远,走了。这种情况让我担心。
到了这年的秋天,又发生了一件让人痛心的事情。一天下午,连里打电话告诉我,昨天大黄被拉石头的卡车撞伤了,连里把它杀了。炖了一锅狗肉,连里还特意给你留了一条狗后腿儿,回来吃吧。我呆呆地听着,在泪水中我挂断了电话... ...
从此,我再没有回过连队。直到到半年后我调北京工作,始终没有回去过,也没有再看见过二黄。我留过泪,我懊悔过,既然不能保护它们,当初干吗要养它们?这种愧疚让我无法回去,无法面对那孤苦伶仃的二黄,只有深深的记忆留在我的脑海里,埋藏在我的心底... ...

后记
多少年之后,有个战友在北京相逢告诉我,大黄当时伤得很重,不马上处理会更受罪。大黄死后,二黄好多天找不到,半个多月之后才瘦骨嶙峋地回到连队。大家对它挺照顾,后来还下了一窝小狗。再后来这个战友也转业了,后面情况也就不清楚了。
《大黄、二黄和我》的故事讲完了。自从这两个不会言语的朋友之后,我就暗暗下决心不再养狗,因为我害怕这种真挚而自然的感情。这种情感,没有人世间各种私欲和追名逐利,没有人世间阿谀奉承和虚情假意,本能而质朴,自然而简单。是一种心灵深处的沟通,是一种自然力量的交融。
十多年以后,我已为人父。女儿小时候就缠着我要养小狗,我没有答应。养过猫,养过兔儿,养过鸡鸭,还养过鸟,但始终没敢养狗,因为我怕。
女儿二十岁的时候,软磨硬泡地非要去国都宠物公园,我们去了。看到满世界各种各样的大狗、小狗,女儿再也忍不住,和她妈妈一起找我商量,家里养只狗吧。我说:“狗是有感情的动物,你们能始终如一吗?”女儿点点头。我说:那你们定吧。我回到车上,陷入了沉思和回忆之中。一个小时以后,女儿和她妈妈小心翼翼地抱回了一只吉娃娃。从此我又有了与狗为友的生活,也算是我对过去的歉疚补偿和情感延续吧!
(完)

  • 0LFKFS 高级会员 虚线
  • 积分:5499 经验值:16271 帖子:473 精华:37 相册:11 粉丝:3 地区:暂无 注册日期:2004-10-06
0银羽六级
2 2005-08-25 22:45:03
0

一种情缘,很感动。

  • 0独立寒秋. 老会员 虚线
  • 积分:29727 经验值:47075 帖子:1129 精华:107 相册:344 粉丝:11 地区:天津,河西 注册日期:2005-05-17
0金羽七级
3 2005-08-26 13:47:03
0

很感动

签名
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。。。
  • 0天使猪猪 新会员 虚线
  • 积分:32 经验值:159 帖子:7 精华:暂无 相册:1 粉丝:0 地区:暂无 注册日期:2004-12-09
0铜羽二级
4 2005-08-31 14:01:54
0

哭了。

  • 0何苦 初级会员 虚线
  • 积分:175 经验值:1011 帖子:9 精华:暂无 相册:暂无 粉丝:0 地区:暂无 注册日期:2005-04-04
0铜羽三级
5 2005-08-31 19:19:53
0

支持一下!

  • 0牙釉质 新会员 虚线
  • 积分:0 经验值:3 帖子:暂无 精华:暂无 相册:暂无 粉丝:0 地区:暂无 注册日期:2005-09-06
0铜羽一级
6 2005-09-07 01:53:24
0

感触颇深~~

发表 我要赠分0
5 : 绝对精彩 4 : 值得收藏 3 : 酷 2 : 好帖 1 : 鼓励 我要赠分
高级回帖
0标签限制6个 0图片最多能上传40张 0宽度不小于640px,高度不小于320px 0正在发帖请稍候
热门主题:
婚礼 人像 霞浦 索尼 适马 日系 静谧 霞浦鹅湾
0论坛精选
0热帖推荐
0热文推荐
0 聊天 0
举报原因
确定 取消
封禁原因
禁封时间:
执行禁封 取消
删除原因
确定 取消
删除原因
  • 0广告、垃圾营销信息
  • 0淫秽、色情
  • 0不友好评论、人身攻击
  • 0虚假不属实的信息
  • 0协助楼主删除
  • 0与本版块主题无关的内容
  • 0盗用他人图片
  • 0其他
封禁原因
  • 0发布广告信息(新ID建议永禁)
  • 0发布色情内容
  • 0发布他人隐私信息
  • 0不和谐言论或人身攻击
  • 0发布与本版块主题无关的内容
  • 0盗用他人图片等版权问题
  • 0主题、回复灌水
  • 0言语攻击版主行为
  • 0发布反动言论
  • 0其他
禁封时间:
删除原因
确定 取消
移动帖子
已选择 1 个帖子,只能在您有权限的版块之间操作。

原板块:宠物摄影

目标板块:
确定 取消

0是否确认删除本帖?

确定 取消
关闭

点击登录

登录后才能使用该功能

小明的明

退出

银羽七级

好友列表 (2548)

0是否确认删除此好友?
关闭 小明的明 0

请您先验证手机号码

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

请输入正确的验证码

发送验证码
应国家相关法律要求,使用信息发布、即时通讯等互联网服务需进行身份信息验证。为保障您对相关服务功能的正常使用,建议您尽快完成手机号验证,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。
若有任何问题请发送邮件至 yang.luyao@fengniao.com
选择精华
确定 取消